中国阀门网 - 阀门行业专业的B2B门户平台 !

商业资讯: 行业动态 | 价格行情 | 企业动态 | 成功案例 | 外贸信息 | 新品速递 | 政策法规 | 市场评测 | 石化新闻 | 展会新闻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行业动态 > 宝钢重组广钢韶钢博弈艰难

宝钢重组广钢韶钢博弈艰难

信息来源:eoovoo.com  时间:2010-05-24  浏览次数:102

重组方不断试探上层口风,寻求政策缝隙,各方博弈未见终局
  5月10日,暴雨后的广州,天气仍阴晴不定。这一天,在广州市白天鹅宾馆三楼会议室,挂牌两年的广东钢铁集团正式公布《广钢环保迁建方案》,宣布湛江500万吨钢铁基地项目启动。
  主席台上,宝钢集团副总经理、广东钢铁集团总经理赵昆神采奕奕,语带激情。显然,这将是宝钢集团对外扩张中意味深长的印记之一。
  多年来,宝钢集团心仪广东的深水良港湛江建设钢铁基地,以期实现产能和市场版图的双重扩张。但在国家钢铁业调整产能过剩的关键时期,宝钢集团与广东省政府最终在国家发改委的指导下,达成妥协,以重组兼并广州钢铁集团(下称广钢)与广东韶钢集团(下称韶钢),淘汰广东钢铁业旧产能为先决,实现宝钢入粤布局。
  接近重组的人士对本刊记者表示,按照设想,三钢重组布局中,将“搬迁”广钢、“改造”韶钢,同时“新建”湛江项目。无论以政策环境论,还是企业层面的整合,均殊为不易。也因此,作为三钢重组平台的广东钢铁集团于2008年6月正式挂牌,“空转”两年,直至这次公布,才得以对外宣布:重组终于跨出实质性的步伐。
  在《广钢环保迁建方案》发布会当天,坐在赵昆右边的是姿态轻松的韶钢董事长余子权。而主席台另一端的广钢董事长张若生,则或若有所思,或神色凝重。没有人能断言重组的未来。
  多位接近重组的人士向本刊记者表示,当下,上探国家发改委口风,是各方心照不宣之举。这意味着,尽管宝钢入粤在政策缝隙中隐现曙光,但承载多重任务的重组将不会轻松。
  湛江诱惑
  一切目标都指向湛江。这里地处粤、桂、琼接合部和环珠三角、泛珠三角的前沿地带,是广东省连接东盟、大西南、北部湾、海南经济特区等区域经济圈的桥梁与纽带,区位优势明显,且湛江东海岛上原居民较少,开发强度低;湛江港也是粤西、环北部湾地区惟一的国家级主枢纽港,最大的天然深水良港,拥有钢厂所艳羡的一切外部条件。
  无论是广东省政府,还是央企宝钢集团,都早有在此布局,建设千万吨级的钢铁基地的构想。这种构想,随着技术的成熟和广东钢铁消费大省地位的形成,在2001年之后越发迫切。
  据广东省发改委副主任王中丙介绍,自2006年以来,广东省钢材年消费量已超过4000万吨,2009年更是超过了5000万吨。但省内钢铁产能最高时期仅约2600万吨,占全国产能的3.7%左右,与消费能力极不匹配。
  广东钢铁集团副总经理余志良告诉本刊记者,广东在湛江建设钢铁基地的规划,最早由韶钢提出。韶钢位于广东粤北山区,旁边的大宝山矿最多时只能供给三分之一的铁矿石,铁矿石运入和钢材运出成本都较高,人才、市场信息也受到地域制约。因此,韶钢提出“出山入海”,到湛江建钢厂。
  这一思路得到广东省委、省政府基本赞同,但提出了几个不同的方案:其一是按韶钢的想法,自己上马建厂;二是由韶钢与日本新日铁、韩国浦项等外资钢铁企业合资建厂;三是韶钢联合广钢一起投资。但是,前两个方案没能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支持,而广钢韶钢共同开发的方案,则被广钢拒绝。
  这多少与广东省自身的钢铁业能力不强、产业链不完善有关。一位行业分析师指出,广东最大的两个钢铁企业,广钢和韶钢在大锅炉建设、板材生产等方面都经验不足,前者以建筑钢为主,后者生产建筑钢和中厚板,产品相对单一,也没有明显的技术优势。由此,在广东省内部自主建设湛江钢铁基地的设想被搁置。
  这给了宝钢集团机会。2003年,在国家明确提出钢铁业要由“中央军”整合中小企业的指导思想后,引进在宝钢集团,联手建设湛江钢铁基地的方案,逐渐在广东成型。
  对宝钢而言,湛江项目意味着产能扩张的良机,和对钢铁消费大省广东的直接切入。2007年,宝钢集团在重组了新疆八一钢铁后,趁着钢铁行业的低迷,将湛江钢铁基地计划付诸行动。
  此时,正是国家开始整顿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之时,上马新项目的审批日趋严格。国家发改委希望,宝钢入粤,不仅仅是为自身战略发展考虑,也能通过“产能置换”,用新技术和新装备来淘汰广东钢铁落后的产能。
  2008年“两会”前后,国家发改委对宝钢湛江项目作出了前期批复,在湛江项目上马前附加了一个条件——宝钢要重组广钢和韶钢。具体方式则是,由宝钢兼并重组韶钢和广钢,这两个企业全部进入宝钢集团,由宝钢控股成立一家新公司,总部注册在广州。广东省要结合湛江钢铁的项目建设淘汰省内落后炼钢能力1000万吨。一场承载着“政治任务”的重组,就此展开。
  三方分歧
  2008年6月28日,在获得有条件的“准生证”后不久,宝钢与广东省政府迅速挂牌成立了广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。按当时的数据,公司注册资本约358.60亿元,其中宝钢拟以现金出资286.88亿元,持股80%;广东省国资委、广州市国资委则以韶钢、广钢的国有净资产出资71.72亿元,合计持有20%。
  由此,名义上,宝钢已将韶钢、广钢置于宝钢控股之下。按照规划,宝钢将通过广东钢铁集团,推进“新建”湛江项目,“改造”韶钢,以及将广钢剩余产能“搬迁”至湛江。
  在管理架构上,广东钢铁集团董事长何文波,总经理赵昆及负责财务的副总经理陈德林均来自宝钢,广钢则有负责销售的副总经理黄志勇为代表,来自广东省国资委的余志良出任负责规划的副总经理。
  但从后来的事态发展看,这仍是急就章式的框架搭建,对重组内容具体细化和落实的风险估计,并不充分。
  前述分析师指出,宝钢除了对八一钢铁的整合,几乎没有成功的重组经验。而其重组广东两大钢铁集团的过程中,所面临的情况将更为复杂。
  宝钢将要重组的广钢与韶钢,分属广州市国资委和广东省国资委。广东钢铁集团一位高管向本刊记者指出,广东、广州方面“既想给、又想捞”,而且,广东省与广州市的利益也不一致,“三角关系”难以处理。
  宝钢也有自己的算盘,如未来在广东的布局上,“韶钢、广钢很可能是控股子公司,由宝钢与地方国资委合资,而新建的湛江项目则是宝钢全资”。
  接近广东省国资委的人士指出,在广东钢铁集团中,省国资委和市国资委各持10%的股份,持股比例小,基本上没有什么话语权。但广东省委领导对引进宝钢集团重组广东钢铁业,“产能置换”寄望甚高,也极力推动此事。在经济利益上,因为广东钢铁集团将利润更高的销售放在广东,对广东省的税收和GDP也能起到推动作用。
  但对于广州市而言,广钢集团是为数不多的市属大型企业。50年间共经历了中外合资、股份制改造和集团化三个阶段的发展,资产规模超230亿元,旗下的上市公司广钢股份,持有其主要的钢铁资产。这家企业也是广州及广东省多位高级官员的“出身地”。将之“出让”给宝钢集团,短期内,广州市的“GDP肯定会受到影响”。而在新建湛江项目上难以分一杯羹,在经济上和“感情上”对广州市而言,都难以坦然接受。
  不愿具名的广东省国资委官员告诉本刊记者,三方商讨重组方案时,确实发生过几次比较大的分歧,包括权益确立。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阀门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